關於部落格
K Family ラクライザーの 卡拉克萊薩菲雯麗
happysusukimo@yahoo.com.tw

卡通頻道 -- happysusu.pixnet.net/blog
開始旅行 -- 菲雯麗の | 天空部落
  • 493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靈鷲山雲水禪 ~ 與禪師的對話

 會接觸佛法,機緣來自父母,不過我到大了之後才真正想了解佛法無邊!小時候仍有個記憶,是爸爸的50歲生日請來塔立仁波切為小孩子金剛灌頂開智慧, 那時候就開始持咒念心經和大悲咒, 爸爸皈依星雲法師, 媽媽是證嚴法師, 都會固定捐錢至慈濟功德會, 我的福報來自父母!

懵懵懂懂的出社會後認識了基督教, 開始念聖經, 也被同儕拉進一貫道, 我僅有捐錢沒有去了解, 接著因為靈異體質認識密宗而持咒養猈貅多年來避邪( 靈異信者恆信 ) 認識幾個跟我一樣的都曾經大病一場不然出過重大車禍才這樣! ( 也能這樣解讀 心道法師說這是人的識心而起, 金剛經言如夢幻泡影, 都不是真的, 只是幻象)

最後我才終於在這次禪七的緣分, 皈依釋心道法師.
第四天, 心道法師突然來開山聖殿 (學員上課的地方)關心, 九拜九叩, 法師開示, 學員可以提問題, 一學員說他學道也能學佛嗎 ? 法師說儒道釋都是一體的, 沒有分別, 我們要弘揚並且保存這中華文化, 只要不要信邪魔歪道就可以! 二學員說他很憤怒, 人生倒霉的事情太多, 法師說過去就讓它過去, 讓它滅了滅了! 想到不好的就讓它像蠟燭一樣熄滅!


每夜的禪修日記, 發現無論是恆傳法師還是妙諦法師回覆的內容, 都在告訴我, 原來一直以來我的問題都在這兒, 短短的幾句話, 一語驚醒夢中人 ~

我的禪修日記 ↓

自我修行鍛鍊是自我力量的提升!
心態不同, 我的修為也比禪三更加深厚! 㐧二天進步神速還有每夜的日記有恆傳法師開導!同修志工說我行禪坐禪修得很好、但只有恆傳法師了解我內心的波濤洶湧!

以下開誠佈公我的禪修日記  ~ 字裡行間中, 也體悟了修禪的學問 ~ 你發現了嗎 ?


一 ~~ 恆傳法師說 : 禪修方法對了, 再加上意志力就更能體會禪法
咖啡因救不了瞌睡蟲, 坐禪四步驟和前次禪三遇到的難關一樣, 到心無所觀, 到耳朵聽寂靜無聲 便開始頭昏腦脹, 昏昏沉沉, 眼睛未闔, 但視線已模糊, 腳的酸麻脹痛幾乎消失, 忽地佩服起自己居然可以睜著眼睡著, 突然間, 妙諦法師手持香板的影子往左側走來,打起精神, 想起恆傳法師教授的方法, 如果想睡覺就回到第三步驟, 我專心地用力呼吸, 鼻息一吐一納清楚明白,原來打跑瞌睡蟲的極有效方法不只心法, 還有香板..

第二次再坐, 超過20分,前次痠麻脹痛快忍耐不住時, 敲打鐘聲已響,而痛感在第二次持續, 直到一陣強烈的電流流竄全身,一陣涼風從腳底板吹到心坎,很神奇,雖然仍存有一絲絲酸麻,但是舒服的,  原來前次禪三師兄師姐說的都是真的, 只要忍過去,一切就好轉, 我也可以跟他們一樣,  體驗這種感覺, 不再覺得40分是漫長的,

二 ~~ 恆傳法師說 : 聽是不執取任何聲音, 只是清楚明白, 不是發呆是清楚, 眼睛張開時, 只是張開, 而不去任何的作意 ,
克服腳痛和生理上的問題後, 好像過了那股清涼, 就不再出現了, 第二天獨禪 (與法師一對一提問坐禪的困難), 之前欲尋求這股心坎裡的風, 卻一直遇不到, 時間太短 ? 亦或又是我的妄想 ? 妙諦法師說 : 如果有寒意, 表示方法錯了, 流汗才是正確的, 幸好大部分還是有, 只有在坐禪妄想時突有一陣刺骨在手邊劃過, 還有為了克制妄想盡量讓自己發呆, 但又會發生很恐怖的事情, 出現怪手怪腳 ! 獨禪時問了這個問題, 到底怎樣才能專心一致地, 方能達成所謂的『定 』

遵循恆傳法師交代, 讓小念頭自由得過去, 注意力放在耳朵上, 什麼都去聽,很多聲音, 和很多不去克致的小念頭一起飛來飛去, 眼睛不去定睛看,卻不知道該往哪裡擺 ? 然後又無止盡的發呆空想, 是聽自己的聲音嗎 ? 呼吸聲在寂靜的聖殿格外醒耳! 既然不克致妄想, 那閃來閃去的小念頭就一直來, 想說乾脆作分享的心得筆記好了! 可是坐禪時, 恆傳法師說得是, 過了就過了!等到休息時寫筆記 , 怎樣也想不起來!

三 ~~ 妙諦法師說 : 放鬆 放下 身心無執, 無我的修四步驟
妙諦法師說筆記記錄修禪的進步和退步, 猛地自我察覺, 我退步了嗎 ? 為何今天有兩次的禪都坐立難安, 第一次我改用散盤,  想讓雙腿的肢節轉換一下, 結果時間還沒到, 我開始想動, 忍耐不住放腿, 第二次,外面突然人聲鼎沸, 終於散去後,又一隻嗡嗡叫的蒼蠅在我四週圍盤旋, 只是奇怪,牠好像都在我身邊飛來飛去,那次我回到單盤,可忍受強麻感,只是胸口悶了氣,岔了氣,咳了兩聲,喉嚨裡還是幾口氣忍住,怕吵了大家,遂覺得面紅耳赤,開始想搖動身體, 希望結束的鈴聲能救我一命, 目前為止,坐禪能忍耐的極限是40分,剛好心念想,鈴便響.

那二次是人為或是環境 ? 假若能坐到心定,人聲鼎沸和蒼蠅幾隻鷹是不足為懼的,是吧!

四 ~~ 恆傳法師說 : 鬆鬆的坐, 專注在方法上.
膝蓋痛了痛了! 雖然微微的,但充滿了喜悅之心! 妙諦法師說這就是進步了! 強烈的是雙腿(小腿)整支的酸麻感,單盤上去的腳踝(小腳)整支麻木無感, 好像不是自己的,雙手還在腹部前的結手印也偶爾感覺不出存在, 最大的進步是以往不到結束的鈴聲我就開始按耐不住,  晚課二次禪終於進化到響了還不想太快下座(放腿) 今天白天一直突破不了聽的關卡,其實晚課我也不知道有沒有 ? 倒是減少動(移正身體)的次數, 先前我都有攀緣心, 假借物力使力, 四處都有聲音,讓我心亂, 那我就去聽前面椅子掛的披風風吹草動 ,亦或自己雙腿流動的血脈賁張, 來達成不受外力干壤的刺激, 當然 一開始, 我都依靠著心道法師(VCD) 的導引, 注意聽法師講道, 來渡過自己不受控制的外在擾亂.還有原來行前功課(心經和金剛經)的準備不是只聽過看過就好了, 裡面內容的涵義有著對坐禪有深遠豪大的影響力啊!

五 ~ 恆傳法師說: 不用力聽 , 吸氣也不是用力, 只是注意力放在那.
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? 從昨天到現在,喉嚨卡卡的感覺有ㄧ股圓圓滾滾的氣梗在喉結出不來 . 是呼吸太用力 ?因為呼吸時注意力觀想在喉嚨,這股不明越滾越大 ,有ㄧ段似乎出匣了, 是在恆傳法師突改行事歷,把行禪改為震撼敎育,聽指示時走時跑時靜止不動。的時候,結束再回去坐禪之前消失了,可是禪一坐上去, 那一股氣又跑了回來 ,然後膝蓋痛了, 大腿也微微麻了, 相對地我的髖骨和背脊似痛非痛,微微的很快像電流竄了一下,

恆傳法師告訴我要鬆鬆的坐, 我應該是找到答案了,想放鬆,喉嚨卻不由自主的上緊發條, 因為很用力的聽,耳朵也耳鳴又頭脹,

練習『瓶頸』晚課時坐禪那圓滾滾的氣變成利刃抵在我的喉間,讓我實在不安穩, 很擔心會有什麼事情發生? 後來心道法師突然來訪,我懷著期待和興奮的欣喜之情見到莊嚴, 心中莫名的暖流激起, 在真人心道法師的引導坐禪之下,中途爆炸愈烈的頭, 結束後清明許多, 好像無形的擔子, 無形的被擔起來了!  

六 ~~ 恆傳法師說 : 持續用功, 讓禪修成, 為生活的慣性.
鬆鬆坐, 做好四步驟,專心的坐好注意力,20分鐘內讓自己不在是毛毛蟲, 坐定了心定了, 感覺今天有微幅的進步, 但是超容易讓外在的聲音破壞和影響, EX : 風吹的似鈴鐺叮叮響, 一陣風吹得門板震得好大聲, 驚嚇到我, 心揪了一下, 就像專心一致在一件事上,突然有人往你的肩頭拍了一下, 真的會失了魂!

晚課大鐘大鼓, 我真得靠聽助力的聲音才忘卻才放下才坐得下去, (足 50 分) 震耳的大鐘大鼓和吟誦佛經聲縈繞在我耳內在心底, 佇足著! 透過大鐘大鼓不只眼睛清明,心境(本亂)轉至安靜無聲,大鐘晚課前我一直靠著地板的寂靜來讓我心寧安定, 但仍徒勞無功,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? 內心如此的不平靜 > 我想悟性太低也是無法達到入定的原因之一吧!

END
 
心要像大海一樣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